• 导航

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_书法吧

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_书法吧

览潮网5月24日讯(记者  杜峰)在部分安卓系统服务被禁后,华为何时发布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就备受关注,如今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华为面向下一代技术而设计的操作系统最快在今年秋天、最晚于明年春天将可能面市。

这套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设备,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时势的推动下,华为新系统或许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实际上,国内厂商并不是没有过奋起直追的时刻。2001年红旗Linux中标北京市政府订单,2015年,阿里云OS赢得7%国内手机系统市占率……国产操作系统偶有亮点,然而时至今日,无论是PC、还是移动端,操作系统仍受制于人,究竟是什么影响了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

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_书法吧

1  

红旗梦断国产桌面OS

中国操作系统的追赶之路首先从桌面OS开始。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以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副所长孙玉芳、中科院院士倪光南为首的一批科学家,推出国产操作系统红旗Linux。2000年6月,中科红旗成立,孙玉芳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科学家。

红旗Linux在“中国必须拥有自主知识软件操作系统”的共识下诞生,被寄予了厚望,也曾有过辉煌。

在政府优先采购国产软件政策的支持下,中科红旗一度成为政府采购的主力,在成立仅1年后,红旗Linux成为北京市政府采购的中标平台。

这次采购在行业内影响重大,因为中标竞争意外出局,微软中国总裁高群耀被迫辞职,据内部人士透露,原因与业绩不佳有关。

在获得了很多国企、政府订单的同时,中科红旗还获得了很多OEM订单:为了降低成本,联想、戴尔、惠普等公司也曾预装红旗Linux系统。

时任中科红旗总裁的刘博表示,上线一年多以后,国内Linux的使用量比去年增加三四倍,已经达到100万套。

一个操作系统要想取得成功,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搭建起完整的生态系统。出于这样的考虑,2002年,红旗宣布与国产办公软件永中合作,将红旗Linux和永中Office联合销售。

不过这次合作并没有改变国产操作系统软件兼容的硬伤,永中office、金山WPS等国产软件均基于Linux,在微软的文档读写和存储时,存在兼容性问题。

此后,公司连续曝出合资各方意见不一、管理不善等问题。2005年,中科红旗董事长孙玉芳突发脑溢血去世,也被认为公司在争取产业资源、与大股东沟通等方面失去了支撑,以致成了“没娘的孩子”。

最终,2011年,永中科技宣告破产,2年后,中科红旗因为出现严重的资金断裂,中科红旗贴出清算公告,宣布团队解散。

华为给出鸿蒙面世时间表,揭秘国产操作系统往_书法吧

在中国人的意识里,红旗是胜利的象征,中科红旗的解散有人称之为国产操作系统之殇。不仅是中科红旗,有太多以“国产自主”为名的操作系统倒下,银河麒麟、中标Linux、中标麒麟,无一在市场上站住了脚跟。

“国产OS”,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倪光南表示,首先,中国企业实力不够强。第二,中国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还不够强。第三,没有形成顶层设计:比如目前做桌面操作系统的都是百人左右的小公司,各自为战,不能形成合力。

实际上,中科红旗的昙花一现,除了自身技术实力和水平外,红旗的Linux从诞生开始更多是计划产物而非市场行为,它的出现更多被赋予国家信息安全等方面的政治意义。

微软前高管刘润曾直言:“‘中国自主”是民族感情的春药。很多企业都看到了这一点,于是纷纷号称‘中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但这些企业实质上是把‘中国自主开发’的噱头当成‘春药’卖给政府,换取政策、课题、资金等扶持,而不是把‘功能体验’当成‘产品’卖给市场。”

2  

移动联通手机OS昙花一现

伴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在PC上折戟沉沙的国产操作系统迎来了新机会。彼时,在智能手机系统中,iOS、Android、微软、塞班都在争夺着未来,远没有达到如今iOS、Android二分天下的格局。

在这场争夺战,出现了中国运营商的身影。2008年,中国移动宣布推出国产手机操作系统OMS。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