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唐代是墓志创作的鼎盛期,据统计,目前仅刊布的洛阳唐代墓志已经达到6000余方。这其中就包括颜真卿早期书法作品《王琳墓志》、草圣张旭唯一的一件墓志楷书作品《严仁墓志》、狄仁杰所撰文的《袁公瑜墓志》韩愈所撰文的《窦牟墓志》,等等。
4月18日,由洛阳师范学院主办,上海市金山区博物馆、河南省公共文化研究中心等承办的“贞石风华:洛阳唐代墓志拓片巡展”上海站在金山区博物馆一楼临展厅开幕。“澎湃新闻·古代艺术”()从金山区博物馆获悉,此次展览分为历史名人墓志书法展区、楷行篆隶书法风格展区、互动体验区等,共展出河洛地区墓志拓片书法精品100余件。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展览现场
展览中不乏弥足珍贵的展品。如颜真卿早期风格作品《王琳墓志》(开元二十九年) 和《郭虚己墓志》(天宝九年);草圣张旭唯一的一件墓志楷书作品《严仁墓志》;梁升卿书丹的唐代名相《张説墓志》;书法家徐浩撰文或书丹《陈尚仙墓志》、《陈希望墓志》、《崔藏之墓志》、《崔贲墓志》、《张埱墓志》;政治家裴度撰文、权璩书丹、舒元舆篆盖的《杨元卿墓志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所撰文、窦庠书丹的《窦牟墓志》。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墓志拓片:隶书区
洛阳师范学院副校长庞彩霞表示,此次展览甄选的河洛地区100余件唐代墓志拓片书法精品,名家众多,风格各异,大部分未曾公开展出,展品很多出自颜真卿、徐浩、梁升卿、张旭等名家,也有不少来自民间书家,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充分体现了河洛地区唐代书法艺术水平,同时也宣传和传播了古代书法、雕刻、装饰等传统艺术精华,对于了解中原地区传统艺术,提高人们的艺术修养,促进文化传承具有重要意义。
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毛阳光对澎湃新闻说,“此次展览的墓志拓片以盛唐为主,部分是中唐。因为唐代洛阳最为辉煌的时段就是武周到盛唐。这些展品都是近30年以来洛阳出土的唐代墓志的精品,涵盖了盛唐时期的许多著名书法家以及真,草,隶,篆多种书体,如徐浩,颜真卿,张旭等。许多还是首次公开展示。”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颜真卿撰并书 《郭虚己墓志》局部
“这些墓志拓片除了具有很高的书法研究价值,其墓志内容的历史、文学价值亦为研究唐史就有很重要的辅助作用。展览中大部分都已做了相关研究和释读,如正在编辑的《新中国出土墓志-洛阳师范学院卷》以及已经出版的《洛阳新出土墓志释录》、《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续集》中有它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河洛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们的释文。”毛阳光说。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颜真卿撰并书 《郭虚己墓志》局部
唐代是墓志创作的鼎盛期,据学者统计,目前刊布的洛阳唐代墓志已经达到6000余方。从书法角度来说,唐代墓志艺术内涵丰富,书体多样,志文多用楷书,这与唐人尚法的严谨是分不开的。但除了楷书之外,还有隶书、行书。由于北朝后期发生文字复古现象,因此唐墓志中也会出现许多隶书。而墓志出现行书的主要原因是唐太宗的倡导,即以行书入碑。虽然唐代行书墓志的数量并不在少数,其书写呈现的多样化形态和艺术成也是不容忽视的。而且墓志所书写者都有当时大书法家的参与,或者有受到隋唐书法大家虞世南、欧阳询等影响下的小名头书法家的参与。

颜真卿早期书法已很少见,张旭惟一墓志楷书就

墓志拓片:行书区
从其历史价值、文学价值上来说,唐代墓志也墓志创作大家韩愈为例,其所作墓志约有三分之一被《旧唐书》《新唐书》所采用,成为“正史”的传记材料。墓志创作大家韩愈为例,其所作墓志约有三分之一被《旧唐书》《新唐书》所采用,成为“正史”的传记材料。是墓志文体的重要变革期。它逐渐突破了传统的单一程式化的叙写模式,即由对亡者生平事迹、品德操行、外貌才能的叙述与颂扬,以及简单粗略地表达撰者、家属对亡者的悼念之情,转变为了撰者强烈的个性书写与主观情感,从而彰显出较强的文学色彩。既有对于诗歌等形式的吸纳,又有对史传等其他文体亦的渗透。如墓志创作大家韩愈,其所作墓志约有三分之一被《旧唐书》《新唐书》所采用,成为“正史”的传记材料。因此,这一变革拓展了墓志文体自身的内涵与外延,促进了唐代墓志原有文体格局的变化与发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