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书法讲座

第九讲:文化品位与经典传承

人类文化、文明的建立与延伸,使人类自身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更加丰厚和绚丽多彩。草书作为审美文化的视觉对象已经在当代公众视野中逐渐得到认同,具体表现为以草书为艺术主流对象的展示活动愈加活跃于大众文化的审美视线之内(图一为2017年全国第四届草书展展厅)。因此,提高当代草书文化品位的认识,不仅直接关系到草书在当代文化时空中的审美质量,而且对于传承和塑造草书艺术发展的现代形态也将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书法讲座

图一

从广义上看,虽然草书文化品位的递升所要涉及的内容既宽泛又连体,例如它与汉字、哲学、美学、宗教、绘画、音乐均有着内在联系。其中,依托汉字造型进行符号性质的变异始终是中国草书艺术发展的主要标志。从哲学上看,草书的运动变化有机地体现了中国哲学中生生不息的太极思维和情感。然而,如果从狭义上看,直接作用于草书发展的文化品位却更大程度基于自身的创造精神和本质意义上的运动形式,这是检验草书艺术水准高低并区别和衡量与其他书体在艺术表现力上的主要依据。瑞士著名艺术理论家奥班恩在其《艺术的涵义》中精辟地指出:“创造是一切艺术的论断,艺术一旦走向创造,天生的精神就在其中。”中国草书艺术的文化品位反映的恰恰是这种充满大美的创造精神。无论章草还是今草,乃至狂草,都集中表现出它们最独特的创造性和最丰富的运动形式。可以说,艺术精神的强烈体现就是草书艺术在其文化品位上取得相应地位的重要保证。

文化的根本是人的创造和薪火相传的积累,其中传承不仅是一个民族的血脉及其生命活力的显现,而且更是人类文明文化史中不可或缺的动态性组成部分。具备高雅文化品位的草书艺术之所以在中国书法史上经久不衰,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的便是这根经典传承的主线。事实上,文化传承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延伸的历史必然,其中拥有的经典性便是这历史传承过程中最耀眼、最宝贵的精华部分。从严格意义上说,草书的经典传承需要具备两个重要的美学条件:一是从历史中积累的经典作品,二是基于经典作品中的美学法则。

自东汉以来近两千年的历史中,草书的经典之作从高要求、高标准上看虽然为数不多,但从中国美学思想中孕育而生并被后世公认的经典性的美学法则却不少。例如,对当代草书直接作用并带有必然传承价值的经典性法则大致有:1.基于独个单元的连体字法(见图二,为笔者作品局部);2.字符点画的精微表现;3.运动状态下线的质感之美(见图三,为黄庭坚《廉颇蔺相如传》局部);4.点画使转的轻重缓急;5.随心性所为的不确定性;6.多种关系的即兴对比(见图四,为笔者作品局部);7.连绵飘逸中的笔力呈现;8.书家个性化的风格表达。顺应这些经典性美学法则的连体并用可使当代草书创作始终拥有中国书法独特而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富于大美精神的艺术价值。

书法讲座

图二

书法讲座

图三

书法讲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