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浅说书法艺术与公共文化流弊

  与“书法”相近的一词最早出现在宋梁间论书的著作中,当时有“书学”“法书”“书道”之称,它既是汉字的书写方法,也是一种以汉字为载体、毛笔为书写工具的线条造型艺术,久而久之“书法”一词被沿用下来,也就成了约定俗成。

  古人对一门学问的研究,大抵可分为“道、法、数、器”四个层次。以此论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话,笔者以为“书法”更应该称之为“书道”,因为书法与中国传统哲学、美学大有关系,仅仅用“法”的层面来论,似乎是降低了这门艺术的层次。但“书法”一词已是约定俗成,即便言不尽意,仍不失为对这门“国粹”的一个较好概括。

  中国书法起源于何时?笔者的查考是应可追溯至春秋时期。当时传统文字的艺术化现象开始出现,为求视觉上的美观,原有笔画开始被加上圆点、波折或鸟形装饰等,成为后世“鸟篆”、“虫篆”或“缪篆”的起源。正因如此,古人才有一种“书画同源”的说法。中华的汉字从图画、符号到创造、定型,由古文大篆到小篆,由篆而隶、草、真,在书写应用汉字的过程中,从而逐渐产生了世界各民族文字中独一无二的书法艺术。

  二

  书法,顾名思义,首先是要讲究法度的一门艺术。如果不讲基本法度,没有遵循千百年来历代书家所创造并传承下来的书写规范而随意为之的话,又怎能称之为“书法”呢?笔者以为,这充其量只能算是现在的一种“装饰艺术”或者是“行为艺术”罢了。古人云:“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其次,书法作为一门传统艺术,必然有其审美上的价值追求。其实一切艺术都必须以“审美”作为价值取向,如果这门艺术的表现形式,已经脱离了审美要求而走向了另外一面,比如审怪、审丑、审狂、审躁等等,那么它就不能称之为一门艺术了。历代的书论作品和名家法帖无疑给传统书法艺术指明了发展方向,也奠定了书写规范,更提供了审美标准。如历代书论著作中名气最大的当属唐代孙过庭的《书谱》,可谓是中国书学史上一篇划时代的书法论著,其中提出:“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著名观点,为书法美学理论奠定了基础。历代法帖集子中亦有宋之《淳化阁帖》和清之《三希堂法帖》极具盛誉,这两大法帖集子连同现存西安碑林博物院的众多石刻作品,均为当今习书者临摹传承和发扬光大书法艺术起到了最佳范本的作用。

  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了,书法难道就不能“与时俱进”地创造吗?笔者的理解是:创造必定是基于历史传承之创造,任何创造都不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离开继承来妄谈所谓的创造,只能是主观臆造,其结果亦是贻笑大方!历代书法大家不乏有推陈出新之创造,如东汉蔡邕所创“飞白体”,对后世影响甚大。唐张怀瓘《书断》评蔡邕“飞白体”书法可谓“妙有绝伦,动合神功”。此外,还有宋朝宋徽宗皇帝的“瘦金体”、清朝“扬州八怪”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和金农的“漆书”等等,这些书法大家均是积数十年功,融冶篆隶草真各书体笔法,并在吸纳历代名家碑帖精髓之后,厚积薄发而自成一家的。如果离开了传统笔墨的继承,这些名家书体是不可能为世人所公认和推崇至今的。

  三

  当今社会上流行很多丑书、怪书以及刻意追求标新立异的各种书体,这些都并非传统书法艺术的“题中之义”。正因如此,笔者认为对书法艺术的评判还是要追踪溯源,回归到这两点:一是书法是讲法度的。打个比方,你写草书不能够天马行空、龙飞凤舞。草书是有草书规范的,如《草字诀》里面对偏旁部首怎么简化是有规范和传承的,亦有历代草书名帖可供临摹借鉴。如果你坚持认为写得“龙飞凤舞”,让人家看不出来就谓之“草书”的话,那只能算是亵渎艺术的狂客而已。二是书法是讲审美的。如果一幅书法作品,给人表现出来的不是审美,而且是审丑审怪审狂审躁,那么这个东西怎么可能会成为可供分享的艺术呢?时下很多“江湖书家”装腔作势、故作高深的种种表现,充其量都是“忽悠艺术”。如近年来有人在梅城某地搞了几丈长的白宣纸铺地,然后拿来大扫帚样式的毛笔在其上书写了一个“百转千回”的字,还邀请摄影师和观众全程记录见证,笔者以为,这更多是一种“视觉行为艺术”,于弘扬传统书法艺术并无裨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