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文化新传播运动:一场网络引领的文学革命

[摘要]在这个诸多契机汇集的时刻—因其颠覆性的改变,我们足以称其为“文化新传播运动”。无论是创作者、传统企业、技术新贵乃至资本,都可以预感到财富机会。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新文化运动”。

文化新传播运动:一场网络引领的文学革命

张林海作品《沙盘系列》

文化从来都是国家大事。特别是从2011 年以来,文化产业被列为国家支柱产业,又成为经济热点。而所有这些,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再次被确认。承担着重任和厚望的文化,自身也在经历一次根本性的革命。众所周知,新技术已经改变了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触及文学艺术。

100 年前,以白话文推倒阅读和教育的语言藩篱为指征,新文化运动改变了中国人的文化图景和精神世界。而今天,新技术、新介质、新的表达方式,也在突破某些文化传播的旧有轨迹。

在这个诸多契机汇集的时刻—因其颠覆性的改变,我们足以称其为“文化新传播运动” —无论是创作者、传统企业、技术新贵乃至资本,都可以预感到它所蕴含的财富机会。如知名作家海岩,虽然坚持与网络文学划清界限,仍然“很想挤进互联网”。

每个市场在初创期都堆积着最多的“第一桶金”,也是最为混乱的阶段。它一方面反映在市场的规矩和管理上;另一方面,新赢家也有了乱中取胜、在洗牌中脱颖而出、通吃市场的可能;第三,则是人们对于未来所抱有的不确定性。

文学创作、影视剧、出版和音乐,这些我们文化生活中的支柱,在新介质、新渠道、新趋势中,会呈现何种面貌?如何生产?如何赚钱?如何提供整个社会的精神营养?

本刊希望用这样一组报道,呈现正在进行时的这些变化。很多人都知道,这场“文化新传播运动” 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创富机会之一,但如何创富,还有些混沌;而整个时代的文化图景会有怎样的改变,还是个悬着的谜题。

一场大公司决定的艺术革命

即使看到互联网有这样那样的好处,大作家们仍然深切地认为,自己与网络作家存在形式或内涵上的差异。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祎垚,记者杨天、山旭|北京、曲阜报道

苏童说,自己还有好多版权没有卖掉,希望未来有可能与腾讯有一次这方面的合作,也可能通过第三方,“我认为这件事情是靠谱的”。

海岩说:“我们很想挤进互联网,能够通过互联网获得作品的一些影响力。”虽然他坚持认为,“网络基本上是一个比较标题化的阅读,不求甚解。”

莫言说,即便是自己这样跟现代科技事物绝缘的作家也要好好学习、与时俱进,“今天晚上回去学QQ”。

阿来则强调自己的写作会固定在特殊领域,但“不要把类型文学跟经典文学对立起来”。

这些中国最有名的作家先后出现在“腾讯文学发布会”“腾讯互娱艺术高峰论坛”等等活动中。名目虽各有不同,但搭台的都是这家全球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腾讯的市值在2013年9月突破1000亿美元,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综合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排名中,它之前是Google、Amazon和Facebook。

两个月前,腾讯在每月有5.5亿活跃账户的手机QQ上推出了“QQ阅读中心”,它是同日亮相的腾讯文学的一个部分,也从属于腾讯互娱事业群。

主管这一事务的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说,他们为出版准备了4亿元人民币,另有1000万元的写作基金、500万元的文学大赛基金等。

腾讯相信,文学可以通过互联网,带给传统出版和网络出版一个新时代,“如果说2012年网络文学市场的盘子是30亿元左右,那么它很快可以达到300亿元,再加上关联产业也许可以超过千亿元。”程武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科技已经改变了人们的艺术文化生活。作者们可能好奇、积极,也可能抵触、无奈,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互联网去接触文学、绘画、音乐、雕塑……

或许用户能够坚守自己的偏好,但大公司的选择才会真正改变用户的未来。他们可以轻松用巨额投入来研究人们的阅读习惯,从而保证读者在5寸屏幕上还能对长篇小说兴趣盎然。

一旦建立了良好的合作模式,这门艺术的受众也许会出现历史上最快速的扩张。就经济角度来说,它其实是文化产业与新经济、创作者与资本的融合实践,其效力也远非行政力量所能匹敌。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新文化运动”。

谁决定我的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