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中国儒学网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

 

中国儒学网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

 

 

 

今天是  星期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

周方舟

 

一、以科学和民主的名义

    长久以来,五四新文化运动被认为是中国思想文化上的一场启蒙运动,被当作中国现代文化的开端。当我们站在新世纪去反思近一个世纪前的这场新文化运动,我们会发现新文化运动与西方的启蒙运动有著很大的差别,也没有思想上的脉承。

五四新文化运动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进行整体的否认,并主张全盘西化;二是对无政府主义、乌托邦和世界主义的推崇。新文化运动在思想上是对甲午海战失败后的维新派和辛亥革命的思想家的政治主张的继承,只是扛起了“科学”和“民主”这两面更为耀眼的旗帜。

新文化运动中,维系中国社会几千年的思想文化传统和儒家伦理道德观,从社会、家庭、个人道德规范在内的整个伦理都遭到新文化运动的精英分子无情嘲讽、解剖和鞭伐。陈独秀提出“最后的觉悟”,他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一系列全面批孔的文章,论证孔子旧礼教不适合现代社会,“愚之信仰共和,必排孔教”,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被指为“满纸的之乎者也矣焉哉”的老八股,必须被彻底打倒。李大钊指出:孔子是“历代专制之护符”,中国人民应“翘首以迎其世界新文明之曙光”。胡适大力提倡白话文,他认为白话文更适合新思想新文学,他想“在思想文艺上替中国政治建筑一个革新的基础”。鲁迅以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来揭露了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统治和封建礼教的吃人本质。钱玄同在反封建反孔教的批判中指出,欲使中国成为二十世纪文明的民族,就必须反对旧的伦理纲常而采用西洋的新伦理。吴虞在《说孝》一文中指出,封建伦理“孝”道的真谛,是“不犯上作乱,把中国弄成一制造顺民的大工厂。”

总之,在新文化运动中,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和儒家伦理被看著是阻碍民主政治的最大障碍,於是孔家店被砸烂了。在砸烂的孔家店面前有两面祭旗,一面是“德先生”,另一面是“赛先生”。陈独秀在《新青年》上指出“要拥护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孔教、礼法、贞节、旧伦理、旧政治。要拥护那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旧艺术、旧宗教。”

一时间仿佛“科学”与“民主”是可以点石成金的炼金术。新文化运动的精英分子们之所以如此仰望“科学”与“民主”,并轻率任意糟蹋和摧残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是因为经过鸦片战争后,国门洞开,一直到五四时期,中国经历了一而再的失败。在这中国三千年历史未有之变局面前,中国人已经失去了忍耐性,急功近利地放弃了自己的传统思想文化,用全部的热情投身到没有根基的西方文化中去。殊不知我们对自己传统思想文化的背叛,就是对中国几千年历史的背叛,这种背叛是没有思想基础的,背叛失败后的代价、精神创伤和苦难也一直延续到现在,是几代人也偿还不清的。实际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中国知识分子只是肩上扛著“科学”和“民主”的大旗,自身已经成了没有自己的灵魂─思想文化,的躯壳。

二、五四新文化运动与西方启蒙运动的比较

西方启蒙运动的源流可以上溯到十三世纪,经历了文艺复兴运动后到了十八世纪才成为西方思想与文化的主流并影响深远。启蒙运动反对的目标是宗教神权和世袭贵族对社会的统治,并建立了一套新的人文和社会价值观。

中日甲午海战后,严复开始向中国介绍西方的思想,反对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并指出西方文明是国家富强的必由之路和中国自救的药方。辛亥革命和五四新文化运动几乎都是对严复的思想的传承,成为二十世纪初中国社会的主流思想。五四新文化运动反对、否认和消灭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在新文化运动知识分子眼里,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只是“吃人”的代名词;以“民主”和“科学”的名义砸烂孔家店并大力推崇无政府主义、乌托邦和世界主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