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论秦汉时期中华民族的马文化

秦汉马文化

秦汉马文化

  秦原本为我国古代部落之一,相传是伯益的后代。非子做部落首领时,居于犬丘(今陕西兴平东南),受游牧民族戎狄之马文化习俗的影响颇深,非子以善畜马而逐渐兴盛起来。《史记·秦本纪》记载非子居犬丘,很善于养马而美名远扬,“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于是周孝王把秦地(今甘肃张家川东)赐给非子,作为附庸。从此以后,秦大力发展骑兵和马驾战车兵,军队战斗力日益强大,直到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即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封建王朝——秦朝。秦朝中央政府极重视发展马文化,马文化在秦朝历史上占有突出地位,当时有人认为:“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秦朝政府在边郡地区大力发展官营马场,同时也在中原内地大建官马厩,采取了多种鼓励民间养马的措施,出现了“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景色,反映了马文化的兴旺情景。秦代马文化的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长城以北、以西的广大地区,当时主要游牧民族匈奴、乌孙、西羌、乌桓、鲜卑以及西域诸族都长期生活在这一地区,游牧民族通过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把马文化传往中原内地。随着民族融合和经济文化联系的不断加强,游牧民族的大量马匹、马产品以及养马技术经验陆续输入中原内地,这对于促进中原内地马文化的发展起了重大作用。秦代游牧民族区与汉族农耕区之间,横亘着广阔的半牧、半农区,半牧半农区成为沟通马文化与农耕文化相互联系的纽带。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龙门、碣石北多马”;“天水、陇西、北地、上郡,与关中同俗,然西有羌中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为天下饶。”碣石(在今河北省昌黎县)经龙门(在今陕西省韩城县与山西省河津县之间)西南斜向天水、陇西一带,即是当时半牧半农区与农耕区的分界线。秦代时,中原内地汉族人进入匈奴地区的逐渐增多,故颜师古注谓秦代时进入匈奴者,其子孙仍称“秦人”。著名学者王国维曾研究过一块匈奴相邦玉印,认为它的形制和文字都很象先秦古铄[1],这是匈奴族马文化深受中原汉族文化影响的一个例证。秦代时,为了满足驿运的需要,封建官府拥有大量常备马驾驿车。马驾车辆在秦代还是社会地位和财富的一种象征,所以官僚贵族、豪强巨富、名儒们往往拥有大量马驾车辆,他们在出行时,常常有众多的马驾车辆随行。秦代的兵车,以单辕为主,多为曲状辕,服用的是马。而车厢用舆制,较轻巧。这样单辕车,辕左右驾两马叫服马,服马之外若套用两马,则叫骖马。秦代也有双辕小车,仅驾一马。考古工作者在青海地区卢山晚期岩画中发现有三幅马驾车的形象,岩画的车有双轮、单舆、独辕,但由三马挽之,挽车的马匹是按透视原理绘制的侧视图。

  1974年开始,考古工作者在陕西省临潼县发掘出秦兵马俑,轰动了全世界,国际友人把秦兵马俑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在秦兵马俑坑内发掘出土的陶马,造型十分生动,比例匀称,膘肥体壮,劲健俊美,头部两耳竖立,马鬃纷飞,双目炯炯有神,口、鼻张合欲动。尽管陶马都是静静地站立,但静中寓动,栩栩如生。陶马口腔里有6颗整齐排列的牙齿,这表明它们是6岁精壮的骏马。挽车陶马的尾巴,都是缚尾式的,高挽成结;骑兵陶马的尾巴,都是辫尾式的,梳成辫拖在后边。由此可见,工匠们对不同功能的马之尾巴型式,都精心研究过。现今有些学者认为,秦兵马俑中的陶马,反映了我国古代的一种原始矮马马种;有些学者认为,陶马是驴骡,是公马与母驴所生的杂交良种;有些学者认为,秦马的马种应是现代河曲马的直系祖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迄今仍是无法考证清楚的一个奇谜。秦兵马俑是古代造型艺术的杰作,是古代马文化的结晶,它以威武雄壮的阵容、博大精深的气韵和刚毅勇猛的英姿神采,把当年秦始皇横扫六国、统一天下、兵强马壮、所向披靡的历史场面形象地再现到后世人们的眼前。

论秦汉时期中华民族的马文化

  汉代马文化的发展

  在没有发现秦始皇兵马俑之前,早在1965年,考古工作者就已经首先在陕西咸阳市渭城区正阳乡杨家湾汉墓中发掘出土了总计约3000多件的西汉兵马俑,考古学界把它称为“西汉三千兵马俑”(也叫“杨家湾三千兵马俑”),这批兵马俑埋葬在位于东距长陵(汉高祖刘邦陵墓)约三、四里的杨家湾村北塬上11个丛葬坑里,据考证和推测,这批兵马俑可能是西汉大将军周勃或者是周勃的儿子周亚夫(西汉著名军事家)墓的随葬品。西汉兵马俑是秦始皇的兵马俑尚未发现之前,我国所发现的第一批庞大的兵马俑,成为20世纪60年代引起全世界轰动的考古重大发现,它为我们今天研究和了解汉代马文化发展情况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后来考古工作者把“西汉三千兵马俑”依照原11个丛葬坑形状位置陈列在咸阳市博物馆展览厅内,吸引了千千万万各地游客和国外来宾,我国艺术史学家王朝闻先生认为:“杨家湾兵马俑可与秦陵兵马俑相媲美。”当时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参观后激动地说:“这批兵马俑是中国古代雕塑艺术的杰作,也是世界艺术之林的瑰宝。”其中骑马俑538件,分别葬于大小不同的6个坑里。马有大小两种,大骑马俑高68厘米,小骑马俑高50厘米,马的毛色不一,分为红、黑、紫、白四种颜色,马躯体肥壮骠悍,四肢雄健,两耳直立,目光神采炯炯,昂头,口微张,尾巴似乎左右摆动的样子,精神抖擞,活生生塑造出了一大群纵横驰骋的骏马形象,体现了汉代优良战马的特征。战马的缰绳、辔头、嚼子、马垫、肚带等彩绘齐全,马臀部、尾巴和俑的背部刻有记数的符号。骑马俑采用写实主义的雕塑手法,形态比例匀称,每一块肌腱都合乎马体生理解剖,造型严谨、准确、逼真,达到了形具而神生的艺术效果,具有生动感人的艺术魁力,表现出了汉代马形象雕塑艺术的高度发展水平。骑兵俑身着红、白、绿、紫色服饰,一手握着马的缰绳,一手拿武器。武士俑大的身高45.8厘米,小的身高44.5厘米,身披各式用红、白色描绘出甲片的黑色铠甲,有的背负箭囊,一手握盾,一手持武器,威风凛凛,表现出雄纠纠、气昂昂、傲然不可侵犯的神态,再现了汉代千军万马之势和强大的军事力量。“西汉三千兵马俑”以优美的艺术造型、巧妙的艺术构思、独特的艺术风格、高超的雕塑技术和浓郁的生活气息,显示了汉代马文化的蓬勃生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