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为了足球,他们选择在秘密警察的枪口下逃亡

1983年11月2日晚上7点半,老戈茨坐在收音机前守着柏林迪纳摩和贝尔格莱德游击队的比赛,老戈茨一家都生活在东柏林,唯独他的儿子不在家。

小戈茨跟随东德的骄傲柏林迪纳摩远征去了贝尔格莱德,他是球队中最好的年轻球员。

广播里的解说开始念首发名单,老戈茨屏息凝神得听着,小戈茨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首发里,也没有出现在替补名单里。

“他可能出事了。”

为了足球,他们选择在秘密警察的枪口下逃亡


——想逃走——

1961年施莱格尔出生在东柏林的一个普通家庭,那年一堵横贯柏林的墙挡住了施莱格尔看向西面的机会。

施莱格尔的世界被切分成简单的正确与不正确,他们一家生活在严密的监控之下,秘密警察部门斯塔西成为东德社会中掌管一切的“老大哥”。在米尔克的领导下,斯塔西就像一部精密运转的情报机器,据称在当时的东德每63个人中就有一个是隶属于斯塔西的秘密警察。

而施莱格尔一家正是被监控的重点对象,原因很简单,因为施莱格尔的姑姑住在英格兰。

小戈茨代表柏林迪纳摩上场


小戈茨代表柏林迪纳摩上场

小戈茨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有亲戚住在西柏林,虽然柏林墙建造起来之后,小戈茨一家就再也没跟亲戚们联系过。小戈茨跟施莱格尔从小就认识,后来一起被招进了迪纳摩的青训。

但是两人在迪纳摩青训的日子并不开心,同年纪的小孩子很容易被父母教唆不要跟“政治不正确”的小朋友一块玩,大多数时候施莱格尔和小戈茨都是被孤立的,更别提他们的教练曾“开诚布公”的对两人父母谈过:“像他们这样的孩子,获得奖励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小戈茨身上的天赋却很难被忽视,17岁时小戈茨就完成了自己的柏林迪纳摩首秀。没过多久小戈茨就成为柏林迪纳摩一线队的固定首发。

年轻时的小戈茨


年轻时的小戈茨

当时的东德社会对于真正热爱足球的人来说显得有些残酷,德累斯顿迪纳摩被米尔克带到柏林,成为斯塔西的球队,制霸东德联赛,甚至完成了10冠王的伟业。但这份伟业并非靠实力得来,每场比赛前斯塔西的秘密警察都会“关照”当场的执法裁判,柏林迪纳摩在比赛中的任何违规行为都会被合理化,无论比赛过程如何,比赛的结果永远都是柏林迪纳摩获胜。

但胜利并不是足球的全部意义,更不是生活的意义。

为了足球,他们选择在秘密警察的枪口下逃亡


小戈茨不断问自己:“一个足球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意味着什么?我在俱乐部真的被当做人来对待了吗?我的前路就是一直在东德踢球吗?”终于,在小戈茨代表东德U21对阵瑞典的比赛前,他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不逃走呢?”

同年,在法国踢一场国际比赛的施莱格尔也有了同样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在当时过于大胆,直到一年后两人才互相敞开心扉,开始策划一场真正的“逃亡”。

——生死大逃亡——

这个想法当然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包括他们的父母。

每次施莱格尔和小戈茨需要筹划的时候,他们都会跑上十几公里跑到树林深处,确定树林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再小声聊起。

“对足球运动员来说,想逃走比其他人要容易很多,因为我们有不少出国参赛的机会。”

1983年9月,欧洲俱乐部冠军杯的比赛如约而至,作为东德冠军,柏林迪纳摩没有了特权,他们必须远征卢森堡去踢第二回合的客场比赛。出征前夜,小戈茨对父亲说:“我想为了更好的生活离开东德,可能就在不远的未来。”

柏林迪纳摩和埃克斯青年人队比赛的球票


柏林迪纳摩和埃斯克青年人队比赛的球票

在小戈茨心中,这是一个告别,这一走或许一生都无法再见到父母亲人。

那一次,他们没有成功。

“无论我们去哪,酒店也好、去吃午饭也好,或者是去训练、去球场的路上,我们那些来自斯塔西的‘朋友们’都会跟上我们,甚至我们往返卢森堡坐的也是米尔克的私人飞机。太危险了,我们完全没有机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