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书法四体广东“学院派”书家:引领岭南书印学史研究及

  民国之初,钢笔的传入中国,由于它具有携带方便和书写便捷等实用功能,当时的政客、文化人、读书人拥有一支钢笔,已经成为他们身份的象征。政府及学校的推广,从政府官员到学生都使用铅笔和钢笔作为书写工具。因此,传统毛笔书写被钢笔书写所取代,毛笔字逐渐不为世人所重视,逐渐失去其地位。

  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是全国高校最早开设书法专业的院校。继浙江美院之后,1987年至1989年间,广州美术学院招收书法研究生、本科开设书法专业课程,形成书法的教学体系。其他没有书法专业的高校,书法选修课的教学任务却落在老一辈学者教授的身上。他们从小受家庭影响和私塾的教育,写字是必修课,“童子功”非常扎实,一般都擅长书法。虽然他们学贯中西,但仍然保持着传统文人学者做学问的情愫和风尚,他们诗文稿、书信、赠送字幅,日常仍然保持毛笔书写习惯、临习碑帖和书法创作。因此,他们的身份既是学者型书家,又是学生写字课和书法创作的指导老师。

  建国至90年代以前,广州市是群众性书法活动开展得最活跃的城市,1962年秋,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创办文史夜学院,招收工农兵学商学员;1963年成立广东省书法篆刻研究会,举办各类展览和书法学习班,培育书法人才。广州的群众书法基础好,得益于侯过、容庚、商承祚、吴子复、秦咢生、李天马、麦华三、李曲斋、朱庸斋、吴三立、黄文宽、何绍甲、莫铁等老一辈书家的言传身教,推波逐澜,薪火相传。这批老书家大都集中在中山大学(简称中大)、华南师范大学(简称华师)、广州美术学院(简称广美)三所院校,并兼任省书协主席或副主席职务。因此,广东“学院派”的老书家成为书坛的主流,把握着书法篆刻研究和创作的导向。

  广东书法教育随之形成了三大格局:一是“中大派”的代表书家有冼玉清、容庚、商承祚、詹安泰、戴裔煊、马国权等;二是“华师派”的代表书家有吴三立、何绍甲、傅宗堃、麦兆暄等;三是“广美派”的代表书家有麦华三、黄文宽、黄子厚、尚涛等,形成了“学院派”的老书家群体。40年来,三所高校培育出来的书法篆刻研究与创作人才,他们较之于社会上师徒相传的弟子,在书法篆刻史、理论研究及书法创作方面,显得更有实力,大多成为广东书印学史的专家和书坛的中坚力量。

  “中大派”代表书家:在古文字、印学史和书论诸方面的引领

  中山大学由孙中山先生创办的一所综合性大学,有着一百多年的办学传统。该校的冼玉清、容庚、商承祚、詹安泰、戴裔煊、马国权等人,他们既是著名古文字学家、古文献学家、文学家、印学家、书法理论家,又是著名书法家。他们专注学问和研究,主要贡献在古文字学、古文献学、文学、印学、帖学和书法理论上,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他们的生友马国权、陈永正、张桂光、陈初生、陈炜湛、孙稚雏等人在古文字学、书法史、印学等均有建树。

  冼玉清、容庚和马国权都是对广东当代印学研究有贡献者。

  著名古文献学家冼玉清(1894—1965),被誉为“岭南才女”,南海人。历任中山大学教授兼文物馆馆长、广东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等职。她从事岭南丛帖及印谱考证和研究,1949年出版的《广东丛帖叙录》,是一部为粤人所刻丛帖的专著;还出版有《粤东印谱考》(后改名《广东印谱考》),这是一部全面对粤东地区印谱的整理和考证。还擅长书画、楷书取法颜柳褚诸家,绘画以鱼虫见长。著名作曲家、书法理论家冼星海就是冼玉清的高徒。

  著名古文字学家容庚(1894—1983),字希白,号颂斋,东莞人。历任中山大学古文字室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广东分会首任主席。著有《金文编》、《商周彝器通考》《丛帖考》等。20世纪20年代初,与其弟容肇祖合撰《东莞印人录》,是广东第一部地方印家传集。他擅长书法篆刻,以金文和小楷著称,有《容庚法书集》传世。

  著名古文字学家商承祚(1902—1991),字锡永,号契斋,番禺人。历任中山大学教授、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广东分会主席。师从罗振玉,古文字研究以殷墟文字见长,著有《殷墟文字类编》《殷契佚存》等,甲骨、金文、小篆、秦隶书法著称于世,有《书法经验谈》等文章传世。

  著名古文字学家、印史学家、书法理论家马国权(1931—2002),字达堂,广州人。容庚的研究生,曾任中山大学教授,1979年移居香港,任香港中文大学考古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书协学术委员、西泠印社理事。著有《广东古印集存》《广东印人传》《广东印学知见录》《近代印人传》等,擅长金文书法和篆刻。

  “华师派”代表书家:体现在文字学、三笔书写和书法教育方面的引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