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郭建勋:挥毫风云生,锋揽五洲情_王羲之书法

  这是一个微雨初晴的早晨,列车还在伴着铿锵的节奏迎着初升的太阳穿行,但品尝涌入车厢的晨风,我们已经感觉到了黄山浓浓的春意,尽管列车广播还在播放着轻音乐,从那首《友谊天长地久》中,我知道我的目的地——黄山就要到了。

  晨光洋溢的车厢里有一位沉思的学者在听他的学生们聊天,尽管他身上挂满了一夜旅途的疲惫,但从他的神采中我仍然能看出他有些感慨和愉悦,仿佛穿行的列车走过的路径,是他手中急飞而书的墨迹,这个人就是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郭建勋先生。此时的郭建勋先生,正在思索穿行的轨迹,究竟是一个什么“字”,是“晨”?是“行”?是“东方崛起”?或者是“中华民族像雨后的晨曦”?

  “…….”

  这个轨迹也许是所有赞美祖国的语言,这印证了古人孙过庭草书谱中的一段精辟论述“锋入钢针穿入,时而如银蛇行踪,时而如临断崖……”。

  还记得古代书法家孙过庭在临帖百家,始终不得入道,于是游历百山访名师后,从一位民间艺人“舞剑”中悟出真谛,从而开宗立派,成为流传百世的大书法家。

(责任编辑:奕君)

 


  这个“悟”也在郭建勋先生的艺术生涯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然而与古人不同的是他比古人多了一个“感”字,古人是“悟”,而他则是感悟,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心理、身份、从生活的最深处感悟。

  也是这次黄山之行,让我走近了这位书法界的学者,领略了他书法艺术中凝结的文化元素、包罗的学说理念、博弈的众家之长。

  他将墨迹比作生命的印记,穿行于甘苦之间,以根艺的理念解读生活的历程,从断崖绝处感悟生命的顽强和奔放,从寒梅的逸香中研出墨香。他将生命的曲折掌控于指缝之间,化云雾升腾寄托于理想而神采飞扬;他敲打远古的灵璧为乐章,崇尚江河的奔腾为力量而快感;他以道家的思想对话古人,以佛学的哲理顺畅笔墨,以儒家的风范感悟生活,从江河的奔波和迂回中历练笔墨的气势,从远山的苍茫和峥嵘中感悟布局章法,从大海的澎湃中匠心风格。从而练就了“挥毫风云生,锋揽五洲情”,“运笔中依稀大漠尘沙起,顿笔时但见黄昏落日圆”的艺术成就。

  郭建勋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他的父亲,外祖父都是北京名气不小的书法名人,但是真正让他入门书法艺术的还不仅仅是书香门第的熏陶,而是这个书香之门的一种打破社会阶层的感觉,每逢过年过节,总会有不同身份的人上门求得一墨宝,或珍藏、或送礼,不管职位多高的人,求得墨宝之后,至诚至谢的寒暄让他感觉到了平民的尊严和地位,也给予了他精神上的莫大安慰,于是他立志要做一名书法艺术家,哪怕是一生不为官。

  他十几岁时,在父亲和外祖父的指点教诲下,就具有了很深的书法功底,经常参加少年书法大赛活动且获得了不少的奖项,但那时主要是临帖,颜 、欧 、柳、赵。写书法若能成名成家,一定要下贴,古人有上贴容易下贴难之说。下贴其实就是一种打破和创新,所以人们在评价《西岳华山碑帖》时有“开魏碑之先河,创汉隶之巅峰”的说法。

(责任编辑:奕君)

 


  从孩提时入门临帖到现在,四十载有余,郑板桥有“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洒夜间思,留其青山返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之妙句,用这段妙句来比喻郭建勋的艺术之路实不为过,在他的艺术世界里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书法艺术了,而是综合学说的融会和交错,他的笔下也不再是简单的线条勾连和章法布局,而是生命历练的感悟对传统笔墨的创新。他集婉约与豪放为一体,博众家之才艺,巧妙地利用浓、淡、枯、润之笔法,创造出了“俗、精、神、魂”的最佳境界,他以“建筑之美”布局章法,以“对称之美”闪耀笔锋,以“威严之美”摄取魂魄,以“意境之美”夯实墨迹,在变幻中镶嵌“乾坤相对、坎离相生”。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活水源头来”,从黄山回来,我带着十分的好奇和探究之心,应邀参观了郭建勋先生在京西宛平城的郭建勋艺术馆,从那里我寻找到了他成就辉煌艺术的源头。

  在先生的艺术馆里,我看到了陈列的无数奇石和根艺,先生的案头和书柜里摆满了研究孔子、老子的文集和道家、儒家、哲学、佛学……的书籍,厅堂上挂着当代名家沈鹏、李铎、刘炳森等大师为他的题匾和他的几幅得意大作。这是一个综合艺术相互辉映、渗透;生命哲理相互关联、解读;基础思想相互交流、碰撞的世界。在这个艺术凝聚的世界里,我寻找到了郭建勋先生造就辉煌艺术的密码,感悟出了他艺术生命历练的源泉。

  凝眸一块块奇石,细数每一道石纹,触摸奇石的每一个棱角,仿佛是走进了浩淼无穷的宇宙,整个身心在伴随着天体而运行的同时,聆听繁烁的星星,呻吟出生命的脆弱,叹息着光阴的短皙。从苍茫的深处感悟生命诞生的历程,伸延梦想的翅膀,去探索苍穹的蔚蓝。每一次潜心品味又仿佛是在解读老子的学说,感受五行的运转和相生相克哲理。这种运转和生息也蕴含了笔、墨、字的生成原理。所以从郭建勋先生的笔墨艺术中你能感触到瑰璋的透彻与温润,听到灵璧石的清脆与浑厚,感受到天体碰撞的震撼,触摸到万物生灵的心颤和生命进化的历程。故而有人将郭建勋的笔墨艺术比喻称为是一块块奇石的组合,而我则认为,郭建勋先生的书法艺术中提纯了奇石的思想,解读出了万物生灵运行的密码,震撼出了苍穹的力量,扑捉到了蔚蓝梦幻的影子。

  驻足每一盆根艺,联想生命伸延地曲折和艰辛,仿佛能感受到一个悬崖绝境的生命,从石缝中生根发芽,艰难生存的过程,“她”羡慕过别的生命春花烂漫的娇艳,经历过酷暑炎热的干渴。秋风落叶的的时节,“她”或许更为凄凉和伤感,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条件只能让“她”牵强的活着,甚至没有给予“她”来年复活延续的理由。冬天的严寒呼啸而至,无情地抽打着他弱不禁风的身躯,摇曳着的残余的生命,他像一个无助的孤儿,时刻挣扎在生命垂危的边缘,然而,“她”还是勇敢的活了下来,虽然“她”从来就没有开出过一次娇艳的花朵,但“她”将自己生命历练的艺术剪辑成比花朵更美丽、更感人的生命乐章。尽管“她”从没有结出过丰硕的果实,但“她”将生命艰苦的过程凝聚成壮丽感慨的“诗篇”,“她”为了生存,从石缝中伸延的根基,给予我们以“艺术”的感叹和震撼,“她”为抗击风暴的摧残,将身躯凝聚在一起,让我们感悟到了团结的力量,呐喊出了生命艺术之歌。

(责任编辑:奕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