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书法字体生成器舒同:“党内一枝笔”的风华

(原标题 舒同: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

1998年5月27日,舒同先生因病在北京与世长辞。转眼间,先生离开我们已16周年。作为舒老的同乡、本家和晚辈,特别是“舒体”书法的崇敬者,谨以此文缅怀这位人民崇敬的一代书法大师、书法巨匠。

锐意进取的革命精神

舒同,字舒文藻,又名宜禄,1905年11月25日生于江西省东乡县孝冈镇一个贫苦农家,自幼聪明好学,5岁开始习字,因家境贫寒,买不起笔墨,只能以指画掌,默字书写,或削竹为笔,以水当墨,在青石板上练字,写了干,干了写,孜孜以求,锲而不舍。9岁和12岁为人书写的寿匾“仗国延年”、“如松柏茂”,驰名乡里,享有“东乡才子”、“神童”之誉。

舒同15岁在抚州江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读书时,受“五四”运动影响,投身学生运动,并与李井泉等人一起发起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发表《中华民国之真面目》等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北洋军阀政府所谓“民主”、“共和”、“自由”、“平等”的虚伪。舒同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东乡县地方党组织的创始人,曾任中共东乡县委书记和当时国共合作的国民党东乡县党部常委。在他的领导下,东乡县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舒同遭到国民党反动政府通缉,辗转于赣、皖、鄂、宁、沪等地,以鬻字为生,寻找地下党组织,终于在1930年9月找到组织,并参加了红军,开始他那漫长而又传奇的军旅生涯。

战争年代,舒同每到宿营地,就率领宣传员在老百姓的屋墙上,书写革命标语、口号,并严格要求自己和宣传员写好字、写工整,让群众能看懂、爱看,受鼓舞。长征途中,他为书写大幅标语,往往弄得满身石灰,有时连衣服也烧了好多洞。他说:“我参加革命后,书法与革命熔为一体,书法特长帮助我搞革命宣传活动,而革命斗争又给了我书法艺术以深刻启迪和巨大影响”。自己是“革命加书法的一生”。先生的学识和书法对提高军队文化素质起过重大影响,在维护和树立我党我军声望方面发挥过旁人难以替代的作用。1936年红军到达陕北边区政府管辖的旬邑县时,为团结抗战,中央拟请当地一位前清翰林出任边区参议员。那位老先生说,“我和没文化的人谈不来”,拒绝参加。毛泽东知道后,就让舒同以中央名义给他写封信,宣传我党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这位前清遗老读了信后连声称赞:“字美文雅,想不到共产党内也有人才啊!”随即心悦诚服地出山参政,工作很出色。

革命老人何香凝说过:“国共有两支笔,国民党有于右任,共产党有舒同。我更喜欢舒同。”先生独树一帜的书法,严谨明快的文风,享有“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枝笔”的美誉。

孜孜以求的刻苦精神

舒老自幼喜爱书法,刻苦学习,笔耕不辍。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无论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还是在工作繁忙的领导岗位上,即使是在“十年浩劫”被关进“牛棚”的日子里,都没有中断对书法艺术的研究和实践。他从小临摹柳体、颜体,后来苦临楷、行、草、隶、篆各种字帖。先生以:“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取诸家之长,创自己风格”为座右铭,认为书法不单单是对前人的追摹,同时来源于对自然的深刻领悟。为了写好草书的“蛇”字,曾多次进入深山老林,仔细观察蛇的行(走)、游(戏)、卧(眠)、攀(登)等各种形态,终于领悟到书写“蛇”字的要领。正如其子舒关关所说:“父亲学习书法,数十年如一日,研习历代名家书帖,师古而不泥古,尊法而求变新,博采众家之精萃。”先生练就自己特有的柳体筋骨、颜体血肉、何体技法的风格,创立了著名的“舒体”,又称“七分半体”书法,备受海内外推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方毅曾这样诠释“七分半体”,即在结构方面取楷、行、隶、草、篆五体的各一分,在风格方面取颜真卿、柳公权体的各一分,这是七分,另取何绍基体半分,合称“七分半体”。这种诠释和概括,阐明了“舒体”书法深厚的传统根基和创新求变的独特风貌。

先生书法,宽博端庄,点划圆润,丰媚遒劲,韵味无穷,反映时代风格,展示民族之魂,给人以大气磅礴、豪宕尽兴之感。尤其是字间牵丝,实绒连绵,结构以圆弧作字眼的特殊语符号,成为提示人们关注其语言风格的标识,深受广大书法爱好者和百姓喜爱,是现代书法艺术的杰出代表之一。“舒体”对弘扬我国悠久的书法文化,开创我国书法事业新局面产生了深远影响,做出了突出贡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