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书法培训中心舒同:千秋笔且待历史评说

书法培训中心舒同:千秋笔且待历史评说

  内容概述

  书法家舒同在党内和书法界的名头都十分响亮。他1926年入党,1930年转入红军,是长征老战士,解放后出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在长期的戎马生涯中爱好书法,从行军途中的标语,战友之间的赠言,到地方建设工程的题额。毛泽东曾推荐舒同题写了“抗日军政大学”校名,“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训,赞其为“马背书法家”。

  舒同对自己的作品看得很淡。1988年,有关方面为舒同举办首次个人书法展,所有展品都是“借”来的。

  舒同在党内有个“毛驴子”的外号,埋头苦干,性格温和,却又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他曾经与红卫兵辩论72个小时,1972年,在狱中写出了《献给专案组的新年贺词》的檄文,言词批评“文革”乱象。

  经典名句

  舒体亦称“七分半书”,即真、草、隶、篆、行各体各取一分;颜真卿、柳公权各取一分;何绍基取半分。

  舒同与舒体艺术所以独特,就在于供养之的,是战争风云,是铁马秋风,是壮怀激烈,是慷慨悲歌,是生离死别,是雷与电的洗礼,是血与火的考验,没有书斋雅兴,没有闲庭漫步,没有杏花春雨,更没有苟且偷生。 ——邵建武

  背景和启迪

  中国共产党高级干部中,不乏才艺俱佳的文化人。在长征途中,陆定一的长征小调,黄镇的沿途写生,李伯钊的歌舞,廖承志的木刻,还有舒同的书法,都是红军人文情怀和理想抱负的象征。何香凝老人曾经说过:“国共有两支笔,国民党是于右任,共产党是舒同。”

  传舒同13岁写匾“如松柏茂”,江西乡绅惊为“神童”。舒体以“七分半书”自成一格,领衔创建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并出任首届书协主席,却宣布只当一届,否则是“形式主义的做法”。他的作品遍及大江南北,自己却没有收藏,也没有收过一个弟子。作为省部级高干,自然不能摆脱官场琐细的困扰,但他终身临池不辍,直到晚年因病搁笔,手指还不停地在腿上点点画画着。

  这篇报道没有提到的,是舒同在主政山东期间,紧跟“大跃进”的战略部署,政治上“反右倾”,整肃了省长赵健民等务实干部,大搞农业“卫星上天”,导致山东饥荒严重。1960年10月,舒同被免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职务,继任者曾希圣作《党政军民紧急动员起来,为战胜灾荒,克服困难而斗争!》的动员报告。曾希圣同时兼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导致安徽出现了更严重的“人祸”,两年后的7000人大会上也被免职。

  这不仅仅是舒同和曾希圣个人的终身悔恨。曾希圣,无线电密码专家,被周恩来称为红军情报工作“创业的人”,与舒同这位“马背书法家”都是一时俊杰。但是,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主席在河北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谆谆告诫全党:“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这声音穿透历史,警钟长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