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魏碑书法现代书法的创新之路——“书非书”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纪旭):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书法是汉字的艺术表现形式,也是中国文化的符号。传统的中国书法发展到当下,会有什么样的新的发展?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和知名现代书法家、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主任王冬龄,一起探讨这样的问题。

不久之前在浙江杭州,一场题名为“书非书”的国际现代书法艺术展吸引了众多喜欢书法、或者不熟悉书法但是喜欢时尚的艺术爱好者,因为在这个展览中,传统的书法不再拘泥于传统笔墨纸砚的表现形式,而是和绘画、装置、舞蹈、行为艺术等等现代艺术门类跨界合作,让传统书法有了新的内涵和外延。

距离第一届“书非书”现代书法展览,时间已经过去五年,而对于陪伴着“书非书”和现代书法一路走来的王冬龄来说,观念的探索与寻问,却远远不止五年。一直以来,他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他说:“作为一个知识人,他是从小都要拿毛笔的,所有写东西,都是用毛笔来进行的,一直写到他很老很老。而今天来说,我们现在用硬笔,更多的年轻人用电脑,所以从今天来讲,书法存在大的生态环境不一样了,变了,书法又是中国最优秀的、传统的文化艺术,怎么样在今天发展、生存?”

王冬龄早年师从“草圣”——“草书之圣”林散之,后来又接受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三位书法大师亲自授课,有书画评论家赞称其书法线条遒劲、隐隐散发出豪放之气。虽然其传统书法造诣一直受到好评,但他更愿意和其他门类的艺术家一起致力于传统书法的创新、突破,使之能够和现代艺术对话。艺术家们的想法和创意在“书非书”现代书法展上得到体现。王冬龄说:“我们做了两届的‘书非书’的展览,策划就是许江院长和我,我们觉得作为中国美术学院,最早开办了书法专业,我们应该为书法的发展做点事,思考点问题,我们做‘书非书’就是把传统意义的写字,把字写好,到今天,更强调书法是一门艺术,它不仅是中国最传统的艺术,它又可以跟当代艺术对话,它又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的门类。”

从第一届“书非书”所展示的平面、立体、雕塑、装置、影像、观念等多种艺术门类,再到如今第二届“书非书”展览新增的服装、舞蹈、摄影等更多艺术形式,中国书法跳出简单的笔墨纸砚的材质,单一的白纸黑字的表现手法,令人耳目一新。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认为:我们一方面要继承传统,要坚持书写,另一方面我们在拓展,所以书非书就是用书法的这样一种眼光来看待任何艺术。

在展览中,台湾舞蹈家林怀民和他的“云门舞集”,以现代舞的方式演绎书法的线条;服装设计师吴海燕更把王冬龄的书法“穿”在了模特身上,吴海燕介绍:“这次其实我跟王冬龄老师一起合作,他的书法以及我们染织、服装结合一起来做,带有点行为的、现场表现的艺术。”

在“书非书”现代书法展览上,各种艺术门类以各自独特的语言,赋予书法无限的可能性,在高度图像化的时代,全球化的背景之下,中国书法不仅仅是写字、题字,它更在无限宽广、多样的艺术空间里,寻求内涵的多变。

由王冬龄担任策划的“书非书”现代书法作品展览体现了书法和其他艺术门类、其他艺术手法相融合、体现传统书法的创新。致力于现代书法的开拓、探索,一直是王冬龄的追求。上世纪的1989到1992年,王冬龄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西方学生写书法,而这些学生根本不识汉字,正是这段独特的经历给了他探索的灵感:他说:“有些外国朋友,他是不认识汉字的,但是他有其他的绘画的修养,那么,实际上书法就纯粹是作为一种艺术在教他们的,这就是跳出了书法之外在教书法,我觉得中国书法真的是很博大精深的艺术,它中间的有些东西是可以让西方人吸收和分享的,比如说我们这个造型艺术,平面方面,中国书法的线条是世界上最细腻和丰富的一个线条,它很有表现力,因为它细腻又富有变化,所以它承载作者的审美情感、情绪,甚至包括精神都能承载。”

netease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