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渊深静穆——赵朴初的书法艺术与人生_英文书法

赵朴初 踏莎行·咏泰州

 
赵朴初 踏莎行·咏泰州  

原标题:渊深静穆 赵朴初

赵朴初从小就聪颖温和,且富有同情心。年少就读私塾时,常以作文表述清晰、文辞优美而受到教规严格的蔡少珊先生的夸奖。赵朴初成年后潜心钻研佛学,并最终成为爱国宗教领袖,这与其母亲的影响也是密不可分的。赵母笃信佛教,常带赵朴初一起去廨院寺烧香。廨院寺的先觉住持特别喜欢赵朴初,经常夸奖他年少聪明,将来必成大器。一次,先觉住持有意要考考赵朴初,以庙中火神殿为题,出上联:“火神殿火神菩萨掌管人间灾祸”,赵朴初稍作思考,答:“观音阁观音大佛保佑黎民平安”。先觉住持听了大为赞赏,此后同意将寺中收藏的经书借给赵朴初阅读。

赵朴初的母亲陈仲瑄的表姐关静之住在上海,其弟关絅之是民国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1920年,13岁的赵朴初离开安徽老家,来到繁华的都市上海,他受到了表姨关静之和表舅关絅之的欢迎。关家姐弟请家庭教师辅导了赵朴初一段时间,重点补习英语。在他熟悉环境后,即让他插班入读苏州东吴大学附中。东吴大学规模不大,却培养了一批知名的学者:费孝通、李政道、杨绛等都曾在此校求学。赵朴初在附中的同学中有梅达君、孙起孟、张梦白等安徽老乡。除读书之外,他们也时常一起散步或打篮球。附中的国文教师薛灌英是前清贡生,对赵朴初的评价是“能写一手好字,作文也写得精彩”。在上学期间,每逢周末,赵朴初喜欢去新乐府听仙霓社的昆曲演出。昆曲中的许多曲牌,赵朴初熟悉到都能吟唱,这对他后来爱写词曲影响很大。

1926年秋,赵朴初以优异成绩考入东吴大学。他被选为班长,除附中的同学外,又结识了许嘉祥、蔡文达、曹浩生、王守方、陆鸿谟等,好多位都与赵朴初成为了终身好友。如若赵朴初在东吴大学读到毕业,他可能与那个时代的精英们相似,不是去欧美留学,以实现科技救国或教育救国之梦;或者进入国民政府任职,或者创办实业……因一点外力的干扰,人生的轨迹又一次改变方向,然后成就了世人熟知的赵朴初。第二年开学伊始,同学们注意到赵朴初没来。赵朴初得了肺结核,经常吐血。在那个年代,即便如上海具备比较好的医疗条件,肺结核病也被视为重症。

赵朴初康复后没再进入东吴大学就读。关絅之看他设法寻找为社会服务的机会,又想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于是让他去自己创办的佛教慈善机构净业社帮忙。在此期间,南传、汉传、藏传三大系佛教的大德高僧陆续经过上海,从交往中赵朴初认识到佛教有很深的学问,是值得他研究的。某天他起草一份文件送给关絅之审查。表舅严肃地说:“你的国文不错,毛笔字也写的很好,但佛教有佛教的门径,你要多看些佛书,才能做好净业社里的各项事情。”赵朴初理解这一番话的微言大义,他开始孜孜不倦地研读佛经。年轻的赵朴初在这样一个颇具佛教的氛围里,不知不觉也走上了慈善为本、普度众生的道路。

1935年秋天,圆瑛法师在上海兴办圆明讲堂。经他指点,赵朴初皈依佛门,成了在家居士。在圆明讲堂,赵朴初研读了卷帙浩瀚的佛经。在经卷和高僧的影响下,赵朴初将自己在私塾和东吴大学所学的知识都融会贯通到佛学之中。

赵朴初是宗教爱国领袖,在国内外宗教界有着广泛的影响,深受尊敬和爱戴。他佛学造诣极深,《佛教常识答问》等著述深受佛教界推崇,多次再版,流传广泛。赵朴初做的另一件大事便是指导并推动了《乾隆版大藏经》的再版。

除了研究佛学,赵朴初坚持了一辈子的,那就是书法。

在中国书法史上虽然出现了高僧和名居士书法大家,但在佛教界居于领袖地位唯独赵朴初。他的诗词和佛教文化知识,提升了他的书法艺术境界。他既是书法家,也是佛学家、诗人,他忠实地把佛学精粹融化到自己的书法艺术中。

赵朴初在书法艺术上由传统走向创新。其一,家学渊源,受到直接熏陶、教育,特别在诗词、书法方面由启蒙到成才,这对他后来的发展和成功影响至深。其二,作为一代佛教领袖,与佛教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佛教的禅理与书法理论的结合,对他的影响是全方位,也是多层次的。赵朴初曾告诫书法界朋友,他是把“书法当成一门学问,一种科学”来看待的。赵朴初行书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在用笔上无论起笔、收笔,都做到了认真严谨,起笔藏锋,行笔中锋,笔有力度。每件作品,从开笔到收笔都进入佛教禅理之境界,平和之气韵,布局气度大方自然,风格通篇一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