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傅山书法气节如山(图)

傅山书法气节如山(图)

 
 
  图为《

  五峰山草书碑》拓片。

  傅山先生为操履端方、大节弥高、风骨庄纯、道德馨懿之人

  “编者按”

  2014年,是傅山先生逝世330周年。傅山,是明清之际一位一生没有做官、始终生活在民间的布衣学者、平民知识分子,但又是一位至今还活在太原和山西人民心中、在全国甚至国际上都颇有影响的文化伟人。

  明亡后,傅山着红衣,居山寺,改号朱衣道人,从事着反清复明的秘密活动。康熙年间,清廷开博学鸿词科。有人举荐傅山,傅山先称病推辞不授,后被强抬进京。在距京30里时,傅以死抗拒,誓不入城。被缚抬至城内圆觉寺后,借口旅途劳顿,整日卧床,并临试告病。尽管如此,因负有重望,仍被授内阁中书。随有朝中官员前来说服,他仍执意不肯至午门叩谢。又是强抬,傅山望午门而为前朝抽泣,待见到康熙时,不仅不下跪,反挺直了腰板,在有人强制其跪时,他趁势扑地,不再起身。这时有人借机圆场:“止,止!是即谢矣!”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傅山扑在了地上,但却站立在了那扇紧锁着的门前,从此一生清贫困苦,折难煎熬。

  傅山这样的将个人荣辱与国家命运密切关联,视国恨为家仇,直面最高统治者无所畏惧大义凛然的血性男儿毕竟不多,所以后世对其推崇有嘉,称之为“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人”。

  赵孟頫博学多才,诗词、书画、金石、音乐均有造诣,尤以书画突出,被称为“元人冠冕”。绘画方面,山水人物、花鸟鞍马无所不能;工笔写意、青绿水墨无所不精。书法方面,遒媚秀逸、清邃奇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世称“赵体”,《元史·本传》称:“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傅山书法,明末无人企及。“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字如其人,没有强大的人格支撑,没有强大的自信心,焉能有如此高华笔致。五峰山草书碑  傅山先生的《

  五峰山草书碑》,婉转遒劲、团圆气贯、豪迈不羁、脱略蹊径、浑然苍茫、不见端倪、气韵连贯、磅礴夺人。作品在书写时,缭绕错落形成反复重叠的圈状线条,连绵不断,犹如古树盘藤、龙腾虎跃、蛇行草伏、一笔而成,不但未感到繁缛,反觉得舒适轻快、自然流畅。其用笔圆劲连绵盘曲,提按有致又轻适,使转纵横,夭矫翻腾,有倨傲不可一世之概。此作堪称草书艺术的典范。

  五峰山,距寿阳县城30公里,因其山势五峰环绕,状若莲花而得名。龙泉寺处于五峰山中心,建于唐宋年间,经历代重修,至明万历年间成现在的规模。因寺内有天然清泉而得名龙池寺,后改成龙泉寺。五峰山的著名却因傅山在此出家为道。

  明末,李自成起兵后,傅山痛心于山河破碎,常怀恢复大志,直到明亡以前傅山一直致力于挽救明王朝的危覆。清兵入关,傅山又开始了长期、秘密的反清活动。崇祯十七年甲申年八月,清兵入关后不久便挥师入晋。傅山很快由反对义军转变为反清。清军攻占太原后,傅山携母避乱寿阳盂县山中,为保持气节,免遭剃发耻辱并为从事反清活动的便利,傅山到五峰山龙泉寺拜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出家为道士,排辈分为真字辈,故取名真山。

  这年冬天,傅山经过五峰山龙泉寺拜见郭还阳,二人作彻夜长谈。《雪中过五峰道师留夜谈》一诗记录了这次晤谈经过:“山灵若相召,逢自长安来。红绿不到眼,寒山生玉苔。王倪经四问,鲍照失多才。静夜发微论,有身良可哀。”从诗中“王倪四问”“鲍照多才”等用典中,看出傅山对当时社会形势骤变提出种种疑问,而郭还阳认为天不可回,人不可挽,劝他学习鲍照顺应时变,韬光养晦。

  从此之后,傅山穿朱衣,自号朱衣道人、丹崖翁、松侨、侨黄老人等,无不寓有对朱明的怀念和国破家亡的沉痛。他还以行医作掩护,四处云游,进行秘密的反清活动。

  傅山在五峰山龙泉寺居住过5年,其间他常为百姓写字作画,行医看病,深受当地百姓爱戴,待师傅归真后,才离开寺院,云游天下。五峰山龙泉寺里保存着傅山不少手迹,《

  五峰山草书碑》就是其中之一。

  《

  五峰山草书碑》的来历:傅山经罕山堕驴,只好住在郝家。郝德新,字旧甫,号滥盘,明诸生,晋王府仪宾,寿阳县石河村人。所以郝旧甫持绫子请傅山书写。傅山便作了一首论述草书艺术的诗,并以草书写至一段绫子上。后刘霏得到了傅山草书手迹,并勒石于五峰山龙泉寺。药方书法韵味长  悬壶施诊、救死扶伤,乃天底下一等善事情,故有董奉杏林、苏仙橘井的美谈。望闻问切、针灸刮痧以外,开方配剂、下药投石,或丸散膏丹,或丹浆栓片,自然少不了药方凭据为之。

  明亡后,毁家纾难、嫠不恤纬的傅山,曾于甲申、乙酉年间典当家产筹资反清复明秘事。之后,颠沛流离、望门投止的他,为维持生计,谋得寝食,曾以行医为业。他尤精于妇科,著有《傅氏妇科》,还曾在太原城开过一爿药铺。除去医术高明,着手成春外,其医德更是为时人所津津乐道民间“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人”的评价,未免有取舍失确之嫌,却从中足见其医道与人格影响之深远。行医既是其谋生手段,也是他串联各地的掩护,其《霜红龛全集·无聊杂诗》中描述了这种生活的艰辛:“西邻分米白,东舍馈梨黄。食乞眼前足,医无肘后方。”

  因开方者为民间郎中、世传良医,方子需实用便识、立等可取,故药方多随意成形,不知不觉。字体行云流水,不施脂粉,呈草昧姿式、本来面目,却最大限度保留了字迹发生时代的普遍状态。如傅山这样的书法大家,只字片言、一鳞半爪也会成为人们的竞相收藏。

  富贵不能淫,那要看什么样的富贵,威武不能屈,那要看什么样的威武。男儿可以改姓,女子可以改嫁,戏剧可以改写,称谓可以改嘴,甚至文明可以转换,王朝可以瓜代,历史可以伪编,政策可以易辙,但总有一些本色实质、核心关键的东西是不能随意更迭调置、嬗变蜕化的,那便是人的精神、魂魄、良知、纲常,孟夫子所称“此之谓大丈夫”者,指的大概就是如傅山先生那样操履端方、大节弥高、风骨庄纯、道德馨懿之人,如傅山先生那样沉着雅逸、大气充沛、观其伟制、如瞻恒岳之书吧。

  介子平

  链接傅山微介绍  傅山 (1607年—1684年)山西太原人,初名鼎臣,改名山;原字青竹,后改青主。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上的一座奇峰,被称为“清初六大师”,同时代人评价他“学究天人,道兼仙释”“博极群书,时称学海”。在书法绘画艺术甚至医学方面都有非凡的造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